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传奇故事

祝福油的故事

2019年05月16日 13:52:32160

祝福油

    一不留神,霓虹12+6的血饮受诅了,她悔恨自己烧怪忘了用和平模式,也怨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小道士,不偏不倚刚好飞进她铺满的火墙里,小道士倒下了,霓虹的心也碎了,这把幸运+6的血饮可是她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喝上去的,时下正值祝福油涨得厉害,没了九套的法师烧怪自然事倍功半,她干脆回了城,站在安全区发起呆来。

    隔了一会儿,小道士密过来,霓虹气不打一处来,口气不好的问他干嘛。小道士支支吾吾地说:“……我这里有几瓶祝福油。”霓虹悻悻地说:“算了吧,十组油也不一定能成功,何况才几瓶。”一句话把小道士噎得说不出话来,霓虹知道小道士是赔罪来了,可是她又能怪他什么呢,她不打算与他计较,只是想安静地平复下心情。

    霓虹的老公左岸得知此事,十分淡定地说:“没了就没了,大不了再买一把。”可他又怎么能知道,这把血饮是霓虹打到的第一把武器,她费劲心思才把它一点点升上去,每升级一点属性都让她激动不已,可以说这把血饮凝聚了她太多心血,几乎陪伴了她大半个传奇人生,她一直有个信念,除非血饮被人爆了去,否则片刻不离身。

    没过几天,左岸又给她弄了一把血饮,看似和之前那把一模一样,可在霓虹的心里始终是不同的,为了不辜负左岸的心意,霓虹欢喜地收下了,转过身她用自己的小号收祝福油去了,结果祝福油比之前涨得更厉害,一问商人为何缘由,商人乐呵呵地说,祝福油紧俏地很,你要收还得再等等,已经有人大量预定了。霓虹一打听,对方来头不小,听说是个行会老大,霓虹燃起的希望瞬间扑灭了。

    没有了练级的动力,霓虹整个晚上都站在庄园发呆,她一直都是充耳不闻窗外事的玩法,如果不是此刻站在庄园,她还不知道左岸正追着一个姑娘打情骂俏。那姑娘是对面会的,平常打打行会战略有印象,不过她从未听左岸提起过她。她走一步,左岸跟一步,她停下,左岸就去抱她,这场景她再熟悉不过,当初左岸就是这样围着她转圈圈,这年头泡妞都是一样的套路。

    霓虹不忍再看,飞回安全区,她密左岸问他在干嘛,他说没干嘛,她说你没干嘛抱着人家姑娘干嘛,这下左岸没了回应。霓虹又补了一句,血饮还你。左岸还是没回应。霓虹失望了,自己去婚姻神殿离了婚,这一刻,她才发觉她从未了解过左岸,也没真正陪伴过他。至于为何他们结婚,不过是觉得游戏里背个名字还不错。

    从来都是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结婚的时候会有人祝贺喧闹,离婚的时候不过是一行红字的落寞。霓虹准备退出这个游戏的时候,小道士密过来了,他小心翼翼地问:“你还好吗?”像是旧友的问候,可她觉得莫名其妙:“我和你很熟吗?”小道士沉默了一下,说:“我认识你,在你最初来传奇的时候。”

    霓虹惊诧不已,好像被人识穿了身份。如果说身上的这把血饮陪伴了她大半个传奇人生,那么还有另一半传奇的人生就要从她叱咤这个区开始说起了,她深谙传奇的各种玩法,也意气风发地组织过行会,带领一群人占领各大BOSS地图,一度成为传奇里的巾帼英雄。只是后来……她爱上了一个行会老大,爱是一把双刃剑,为了成全他的战斗梦想,她放弃争夺沙城和第一法神的名号,消失在过去里。

    而小道士接下来的话,让她诧异地倒退几步,“你终于离婚了,落落。”是他!是萧升,只有萧升会喊她的小名。

    “没有人会像你这样,如此专注地做一件事,哪怕只是烧怪练级,落落,我是萧升,我一直在你身边。”

    “不,你不是萧升,他从不会向我低头,从前两大行会对立的时候我便知道,游戏是他唯一的追求。”

    “对,我不是萧升,现在我是个无名的小道士,萧升有他的行会,而我却可以只有你。”

    第一法神黎落回来了,她的出现如同她的消失那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萧升把祝福油的价格炒得已经令人发指了,所有人都说他疯了,但他毫不在乎,只是淡然一笑。玩过那么多区,听闻过不少传奇的故事,在这里总有那么些人,做着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也许正是心底的那份坚持和信仰,让他们成为了传奇。

    黎落的血饮又喝到幸运6了,萧升囤了不少祝福油,大言不惭地对她说,我不介意你再任性地改模式。黎落突然惊觉地追着他问,那次你死在我手里,是不是故意的?……

    满满的都是套路,不过当套路遇到了真心,套与被套都是一种幸福。

 

以上内容由热血传奇通讯社记者  青青子衿  为您带来,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玛法爱

下一篇: 花月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