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热血传奇 » 热血传奇故事

《热血传奇》背景故事

2019年06月07日 09:28:551080

热血传奇

背景故事:

曾经有各种各样的生物生活在这神秘的玛法大陆。人类的力量在其中是如此弱小,他们在这个大陆上被迫建立各种组织,以便抵抗那些有着超自然能力的野兽和怪物。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一个神秘的种族的出现改变了这个大陆的势力分配,他们迅速的学习各种能力,很快的取得了非凡的能力,占据了这个大陆的领导地位。               这个种族教会了人们使用火和其他关于生存的能力。当人类学习到了这些不同的技能以后,这些长期生活在充满恐怖和威胁的环境中的人类开始尝试建立文明。

人类在神秘种族的帮助下,开始了他们漫长而悠远的领土扩张和文明建立的过程。最后他们终于创造一个巨大的国家。据传说这个文明在当时已经拥有了超过我们想象力的文明和能力,但是在后来的一次大爆炸中,这个文明消失了。没有一个人知道关于这个大爆炸的细节,也没有任何痕迹可以寻找到相关的信息,而那个帮助人类的神秘种族也随着爆炸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生还者和他们的后代开始着手重新建立他们的文明社会,他们甚至期望能够建立一个完全等同于以前的文明社会,但是这个漫长的过程是如此的艰苦,因为几乎没有人能够记得那个年代的事情了,资源的短缺和知识的贫乏都严重的影响了这个文明的重建.

从那以后,人类又开始了漫长的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过程中,几个主要的城市逐渐形成.尽管关于那个年代和神秘种族的传说都显得虚无飘渺,但是人类一直没有放弃过对过去的崇敬,他们一代一代的传颂着那个极度文明的年代,这个永恒的传奇也就这样留下来了。

就在三国鼎立局势相对稳定的时候,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发生了。这就是尼耳和半兽人种族发展起来了。

不同于其他小社会的兽民,尼耳民族创造了一个相当大的社团并且非常快的发展了他们独有的各种技巧来使用任何形式工具的本领。他们拥有非常高的智慧,制定了明确有序的社会等级制度。半兽人在各方面都不如尼耳,包括:技能、智慧和社会组织,但是他们创造了一种非凡的能量。他们也被自然界限隔绝在外,直至人类使用侵略性的技术打破了界限,大规模的冲突终于发生了。               由于人们只是凭借以往的记忆和经验,简单的判断兽民,以为他们只是低等动物。在这一次系统化大规模的袭击中,人类遭到了致命性的惨败。

第一次被打败后,人类连续不断的在各个战场遭到失败。因此各国的君主停止了内讧,团结起来,联合对付兽民。最终他们成功的驱逐了尼耳和半兽人,收复了失地。但是由于力量损失很大,在军队来得及重建以抵御新的兽民入侵之前,人类已经失去了许多生命和财产。与此同时,兽民也在为了生存处心积虑的策划着侵略,以扩大他们的领土。

人类每年都遭受成千上万次的尼耳和半兽人兽民的袭击,经历了巨大损失。但是,没有内战的时候却不注重防卫和维持所有积蓄的资源和能量。

 然而,人类第一次注重这种资源的积累是发生于与半兽人的战争中。与尼耳相反,半兽人居住在玛法大陆以东,在那里他们非常强大,以至于经常越过边界屠杀了许多无辜百姓。在这种情况下,三国国家不得不联盟起来,和半兽人进行了一场大决战,在决战中,半兽人再一次败下阵来。

在战争初期,由于半兽人巨大无穷的力量,人类遭受了很多失败;但是,后来人类发现了半兽人的致命弱点——他们的智商很低,只是凭直觉行动,这个巨大的种族只是依靠各种蛮横的战术获得了成功。联盟扫荡了半兽人的集聚点,占领了主要的基地、建立了边区前哨,彻底铲平了半兽人和其他残留的兽民。

人类士兵士气高涨,因为他们认为在清理完兽民后就可以回家了。然而在玛法大陆东部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打乱了整个人类的战役进程。这个灾难改变了大陆的形状,巨大的山脉的形成,               使得盟军胜利的希望成为了泡影。

 那些逃离这场土地突然变形灾难的人恍然不知所措,因为他们不能翻越过山脉。相反的,大部分人被石块和泥土压碾而失去了生命。很快的他们就接受了命运的安排,选择了重建一个新的城市。幸运的是,新的材料和工具可以很方便的用来建设新的城市,许多女人都留在了军事强盛的哈根纳,等到孩子们都长大的时候,他们又一次投入到了与兽民的战争中。这些新的一代把他们的首都取名为“比奇”。

当他们用20年完成村庄和首都的建设、恢复了宁静平和后,新的问题来了。被人类驱逐到偏远地带的奥玛与其他种族的兽民又重新出现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们只是在各个分散的方向偶尔发动攻击,因此并未对人类形成严重威胁。然而可怕的事实是,在人类不能触及之处,人类开始被隐藏的兽民屠杀。从此,120年来的四代人为了赶走暴民进行了长期艰苦的战斗。

然而,凭着强大的繁殖能力,兽民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渐渐改变了防守局势,摆出了攻击性的态度。从环境中感到了威胁与恐惧,人们意识到,凭借自身的力量,他们不能保护自己;于是决定从他们的旧日国度寻求帮助。

投入大量人力搜寻那些山脉的每一个角落,人们发现了在奥玛部落洞穴中有地道,可以通向山的另一边。因为可以得到帮助,他们急忙欢欣鼓舞地派人将信息传递出去,但是这些传递信息的人都死在了路上,因为在那个洞穴里有非常多的而且能量也非常强大的兽民。然而在兽民的威胁不断增加的时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允许失败了。

人类开始四处召唤英雄来越过山脉,与此同时,许多的年轻小伙子都自愿去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这个任务关系着比奇城人们命运是必须依靠英雄们的能力和勇气去一个他们从未拜访过的地方。有六个男人和女人们,他们开始准备书写玛法大陆上英雄历史的新一页。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知道这条不归路是怎样的,也不知道这个冒险最后是什么样的一个结局。





关于国家:


  人类依然能够给兽民以近乎歼灭的打击,通过击败半兽人族削弱了暴民的力量,战斗非常艰苦,尽管半兽人族的系统联合及技术远不如尼耳族。与半兽人族的战争旷日持久的主要原因是不仅双方力量持平,而且人类内部也有争斗。 


  当兽民力量壮大时,三国就联合起来保卫自己;一旦兽民力量减弱,他们又明争暗斗以扩大自己的地盘。即使他们是同一种族,却竭力限制彼此的怪异局势,玛法大陆就像现在这样保持着力量微妙的均衡。 



哈根纳


  可汗统治下的强大的军事集权化国家 

  在强大兵力与权力统治下的军事化国家。由于险恶的山地和恶劣的气候,该国人民的性格特征是粗放而勇敢坚定。因为许多地区在高原和北部,该国有一些苔原地带。正因为陡峭的地形,她的畜牧业发展得不是很好,但在辽阔地区生活着许多不同的动物,打猎成为他们国家经济的主轴。


  除了稀罕的矿石、木材、动物毛皮再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在这样一个荒地的国家却能建立起强大国家的原因是一个杰出英雄的存在。这个拥有许多彪悍勇敢年青人的部落靠在其它城市经营而谋生。这些战士的英勇举动在其它城市早已广为人知,因而可以到那些城市充当雇佣战士。


  就在那时,有一个年青人不满于现实生活,由于小村落的分散,他们的力量依然较小;他在每个村庄作了一番号召,凭借罕见的好口才与人格魅力,甚至动用武力劝说人民,最终他成功地建立了这个强大的军事化国家。


  借助强大军事力量,他们征服了周围的所有城市、建立了现在的哈根纳。哈根纳被一个可汗统治,在可汗之下的两个统治阶层分别是军人和商人。


  由于国家建立的基础是军事力量,军人掌握了上层建筑的主要权,但实际上真正管理这个国家的是商人阶层,通过买卖从其他国家获得的皮毛、牛肉及稀缺的动物,这些商人控制了该国供应不足的食品和货物安全。


  领土大部分是山地,因此矿石也成为了他们重要的出口商品。军人和商人的基本性格和思考方式都不同,他们总是产生冲突,但有明白对方是彼此存在必不可少的:军事持续强大归功于贸易的兴隆,相反,在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中占据主导地位也是强大军事力的无形制约力的表现。


  可汗的继承人集中全力避免冲突、调和双方的关系。你能看到,因为土地难以自足,他们总是向往肥沃的土地;正因为此,他们进行了挑战。他们吞并小国、保护桥头堡以离开山地,但周围国家担心哈根纳过度扩张而建立联盟,以及邻近尼耳族的存在使得他们不能进行任何扩张,只好等待时机。实际上,最大的破坏性力量存在于他们的内部之中。  商人阶层担忧的是一旦军人占据南部地区肥沃的土地而拥有经济实力,他们的相当影响力将下降,因此他们策划了一些地下活动来维持现状,这将军事机密泄漏给了敌对国家。


  他们因为一些如内部机密冲突、外部斗争、暴民频繁的迁移而犹豫不前,也因南进而意见不一。


生活

  由于长期生活在艰苦和贫瘠的环境中,使得他们逐渐成就了强健的身体和坚韧的品格。人们被教育到武器比笔杆子要有用得多,所以孩子们参加最多的是还是身体的锻炼和力量的训练。大多数的居民的私人生活都受到了非常大的限制,他们被限制自由的来往于各个城市之间。大多数的居民都过着一种类似于士兵的中等自制的生活。 


  这种生活的形态设置也渗透到了这个国家的大多数的建筑中去。从表面上看上去,这个过度的大多数城市看上去都想堡垒一样。这些城堡从表明上看都非常象其他城市,但是他们有自己的壮丽非凡的特色。比较与那些平静的城市,这个国度的城市街上很少看到人在行走。那些城市看上去更多一些自由和精力四射。


信仰

  由于这种特有的生活方式,强权在整个国家受到了极大的尊敬和崇拜。在那些岁月里,人们异常崇拜着那些拥有他们梦寐以求充满魔力的怪兽。然而随着战争的开始,人们对那些怪兽的崇拜和景仰消失了,而代替这些崇拜和景仰的是对可汗的崇拜,因为可汗带领他们运用各种聪明的方法取得了这种艰苦持久战争的胜利,可汗也因为对这种战争的卓越领导而成为了这个城市新的神灵。战争结束以后,可汗亲自主持了这个对天的祭礼,完全建立了新的信仰制度,但是从表面上来看,这种信仰对人们社会的影响是非常低的。 




吉巴科


  这个国家位于玛法大陆的南部,他们拥有大量宽阔的平原地带。 

  由于他们拥有非常巨大的高质量的石油和水资源,他们一直致力于发展他们的农业。他们相对于其他国家来拥有数量庞大的人口。


  因众多的劳动力和地理优势,这个国家发展得比其它任何地区都快,很长时间以来文化繁荣。由于优越的生活,他们更注重对精神文明的高水平研究,相当忽视实践,开始把细微与华丽当作服侍、建筑和陶器上的重要因素。


  他们的个性平和友好,认为书笔比武器更重要,因此他们的军事比其他国家都差,但他们通过运用新技术致力于生产各种新式武器。尽管如此,他们还是由于军事薄弱而遭到邻国的欺辱,但政府官员却试图贿赂对手来避免战争。


  保持现状将是个自私的决定,那不是考虑到他们的军事弱势,而是要保护其实力与财富不受战争侵害。那些为国家的卑躬屈膝而耻辱的人们走到一起结成联盟,倡导战争。


  可政府官员认为这个联盟主要由军官结成,野心勃勃想夺取政权;所以朝中大臣加强了对这个联盟的监督,同时继续用财物贿赂其他国家。


  不满政府的行为的沙文主义者开始与周围的不满力量联起手来。


生活

  因为温和气候带来生活的富足与舒适,文化的主流是华丽与优雅,这表现在每一方面如生活必须品必须华丽装饰,而不是注重本身的功能。另一方面,生活尽管富足,贫富差距也非常大,这也是一个社会问题。


宗教

  农业是社会经济的主轴,因此崇拜雨露、风和太阳的宗教源远流长,他们的精神境界很高。他们学习得很快,随着掌握了解了自然现象,对自然与神的敬拜也渐渐消失了。对生老病死的好奇心提高了人们的生命力,注重摄生法与精神文化的道教也随之发展起来。 




圣 奥

  这三国中这个国家的地形最多变
               西部地区主要是山地和森林,东部则由广阔平原组成,很多地方也有沙丘的发布。

  环境的各异造成农业、采矿业、畜牧业和加工业同时存在,他们的技术发展平平,学习的主流是注重在各异地区中生存的实践。

  关于军事方面,他们拥有训练有素的骑兵;因为优秀杰出的流动力,他们一直在等待时机来占据最高统治地位。

  两难问题

  圣奥全国的难题是,由于不同环境中人们思考方式差距与文化区别,这里经常发生矛盾争执。

  国王与中央政权的贵族通过武力征服统一了国家。由于人们或阶层的不同本性,他们苦于经常发生政党冲突、无法解决不断发生的政变和反抗,这种争夺随时可能激化为起义或叛乱。

  他们曾一度与其他国家和尼耳族作战,人民才一致对外,但国王与贵族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只是暂时有用;他们开始寻求能将不同文化、不同思考方式的人们强有力地团结在一起的方法,最终,他们找到了。

  在统一前,他们分散在许多城市,不时有各种信仰诞生或消亡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人民有着强烈的寻求逃避现实生活方式的倾向,在西部茂密森林中,这种倾向尤其明显。国王与贵族注意到了这种倾向,幸运地找到了新的宗教——“利恩教”,现在正快速广泛的传播。                 
               这种信仰在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追随者,但是由于教条的易于理解和清楚化,它的影响扩展得非常快。这个国家的国王非常快速和秘密的与这个信仰的创造和维护的宗教的领导人召开了一个最高级的会议,为了他们共同的利益达成了一个合作的协议。

  在这以后,国王给“利恩教”以全国范围的支持,而该教的建立者也全力支持国王,动用了上百万的信徒,信徒越多,敌对者也就越少;国王最终终于建立了强大的中央集权化政治体系。但国王与贵族的欣喜只是暂时的,因为他们又面临了更严重的问题。

  被挑选为国教、掌握大量权力,利恩教开始涉足扩张长期的政治实力,他们醉心于权力,经常欺压其他宗教,自己的教义也变得狂热;那些不用教义,而是用武力扩张的人开始叫嚣神治、掌握权力。

  国王和贵族为这始料不及的剧变感到茫然不知所措,但他们没有任何办法排挤这个已相当强大的力量,毕竟国王与贵族曾以为他们已保住了自己的地位,实际上却已沦落为受利恩教支配的傀儡,尽管是他们把它从一个弱小的力量扶植为权势。另一方面,利恩教的大主教具有相当大的权力,计划宣传他们信仰的教义与神灵。

  这些虔诚的教徒建立了军队,积极准备发动宗教战争,将全世界变为他们的宗教的信徒。他们将牧师派到邻国,努力训练间谍;他们也意识到了国王与贵族的敌对情绪,预测到了这些活动的危险性。他们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他们需要国王与贵族调动军队与政权的权力,但他们也随时准备干掉国王与贵族。

  就像这样,搅和了不满于疯狂镇压、军队扩张带来的艰苦生活、国王与贵族打算复权、狂热宗教的阴谋诡计,这里酝酿了一场大变革。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