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传奇故事

相识·对,抑或错?爱,抑或伤害?

2016年06月16日 09:21:086870

“我是一只爱了千年的狐,千年爱恋千年孤独,长夜里你可知我的红妆为谁补,红尘中你可知我的秀发为谁梳?
  "我是一只守候千年的狐,千年守候千年无助,情到深处看我用美丽为你起舞,爱到痛时听我用歌声为你倾诉。”

白狐


当你和她总是同时出现在玛法大地的任何角落的时候,当你和她总是单独呆在YY情侣房间的时候,当你和她总是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的时候,当你和她一唱一和、琴瑟和鸣的时候,当你的徒弟总是叫她师娘的时候,当兄弟姐妹们已经默认你们是一对的时候,当你开始袒护她却不管不顾我的感受的时候,当我把你送我的礼物如数归还而你坦然接受的时候,我知道,一切都晚了,一切都完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你知道我进传奇游戏后做的唯一一件错事是什么吗?就是介绍你们相识啊,我为什么要看见她,我为什么又要将你介绍给她?我与你,她与我,你与她,我们的相识,对,抑或错?

记得那一天,我们和 大包子 三个人在猪洞七层玩耍,突然,猪洞八层的大门被地僵尸推开了,我率先鬼使神差地跳了进去,进入到了桃源之门。一般情况下很少玩家会在桃源之门玩耍,我也从来没有认真的观察过这个地图,我就沿着那些山石溜达。咦,前面怎么有个小美女呀。她穿着白色的灵魂战衣,弱弱小小的,很可爱,只是在这怪物出没的地界里略显孤单,只有神兽陪伴着她。

我跑上前去和她搭讪,就这样,我和她相识了。

她应该是才接触传奇游戏的,还不知道怎么玩便误闯入了桃源之门,在这里艰难地和怪物们拼杀,她也不知道还有一个语音工具叫YY。一会儿,大包子 也来到我们身边,你久久没有过来,我让你快点过来我们身边,我说我发现了一个小美女。

很快,你也飞跑过来了,然后,你和她相识了。

你过来看见她之后,你就和她私聊去了,我能够感觉得到,你在耐心地教她怎么玩这个游戏,你在教她怎么样下载YY、使用YY。你和她相识了。朋友一般?男女朋友一般?

当第二天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你所在行会的成员了。当第三天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换下了之前相遇时候的灵魂战衣,穿上了美美的天师长袍,听朋友说,那是你给她穿上的。再后来,便能经常看见你们两在一起的身影,总在一起,总是在一起,游戏里在一起,YY里也在一起,你去PK的战利品,也总是交到她的手里,我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局外人。

我开始讨厌她,我知道她是无辜的,她并不知道我与你的过往,但是我还是讨厌她,她之前只要看见我,就会和我打招呼,看见我在线,也总是密我说话,可是我不想和她说话,对她发过来的信息也总是视而不见,几次之后,她也就不再密我了,我们成为了陌生人。

想起我之前总是在你面前耍脾气,总是任性地想要得到你的宠爱,但是总是觉得得到的宠爱远远不够的时候,我那一次又向你发脾气了,我质问你:“你有宠着我吗?”你对我甩下一句话:“那好吧,就这样吧,我没宠着你!”从此,我能感受到你的变化。

那天深夜,你还在线,我跑遍安全区和庄园也看不见你的身影,我忍不住密你问你在哪儿,在做什么?你只是淡淡地回了两个字“魔龙”。我再次追问你在魔龙的具体位置,这个问题却没有得到你的回复。我知道你通常只是在魔龙城里转悠着打BOSS,我便疯狂地在魔龙城里找你。

魔龙城那么大,我跑跑歇歇,希望尽快能看见你的身影。可是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你们俩在一起的身影,虽然你身边站的是一个女法师,不是女道士,但是我知道是她。她在使用诱惑术招着血蛙宝宝,身边已经带着三个血蛙宝宝,法师招宝宝很费时间的,可以想像你们在这里已经呆了老长时间了,血蛙老是去攻击她,你一次次地用狮吼镇住血蛙来保护着她。

看着你们在一起,你这样耐心地守护着她,我心里难受极了,你看见我的到来也很惊讶,但是你仍装作视而不见。我冲上去就毒了那只她正在召唤的血蛙,她怔怔地看着我,看着我砍杀那只即将成为她宝宝的血蛙。你冷冷地看着我,你也没动。十多秒钟过后,她转身跑了。你看见她跑了,你追着她的身影也离开了。留下我在那儿,傻傻地站着,那只还没被我杀死的血蛙一下一下地跳起来攻击我,舔舐着我的身体,我的血都要被它舔舐干净了,就像我的灵魂都要被刚才你守护她的那一幕掏空了……

我知道,我已经远离了你的世界,而你的世界,已经入住了另一个人。

那天之后,她知道了我与你的关系,也知道我不舍得你,我总来找你,在行会里找你,在YY里找你,不管不顾地是不是只有你们俩在一起,我仍然闯入你们的世界,几次三番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发怒了,弱弱地发怒了。

那天我又闯入你们的YY,行会里兄弟姐妹们都在开心地K歌,我们最后进来的几位,你让我们先唱,我却不肯,你态度又比较强烈,我只好说:“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她终于发话了:“你为什么必须要在别人的屋檐下,你自己没有屋吗?!”YY里突然就安静了。我被她顶撞了觉得没有面子,甩下一句话就走了:“你们两口子夫唱妇随哈!”然后你说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也不再想知道了。

我又一次输了,输的很彻底。我终于决定要退出了。我归还了你之前送给我的所有礼物,你也当着她的面坦然地接受了。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了。

有时候,相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我们迎面走来,我们相视而笑,我们认识彼此,从此,生命中多了一个陪伴,有时候,相识又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我们的心房那么狭小,只容得下一个人,一个人住进来了,另一个人必须搬出去,而我,就是必须搬出去的那一位。

相识,是爱,抑或伤害?

“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我还是千百年前爱你的白狐,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生生世世都是你的狐。
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我还是千百年来不变的白狐,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来生来世还做你的狐。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